晋江vip2015-03-10网络版完结,总书评数3583 当前被收藏数3492 西厂提督陆焉,是地狱修罗,又是温柔如水,他一人有千面,肩上背负着无人可倾诉的隐秘。他一生机关算尽,却独独漏了景辞。她闯进来,他章法全乱……就是一块冰,遇见一个热烈如火厂花的故事! ps标签上我能挂个“甜宠”吗?真心觉得甜,甜到齁。 第一昙花 这是入秋的第一场雨,断断续续,总不肯给个痛快。碧溪阁中,桑落酒热一壶,袅袅酒香,勾起去岁春芳,故人未去之时热闹景象,对比此刻院中萧索,到令人生出些许戚戚然来。 好在前院热闹,门口横一台云龙雕花红木桌,桌上一株半人高的血珊瑚,灯笼微光里璀璨夺目,半夏手里抱着只碧绿透亮的玉如意,亮出清清脆脆嗓子,一一骂回去,“你曹得意算个什么东西?下九流的出身,老子娘都不知道是谁的下贱种子,得了主子赏识,一召抖起来了,敢骑到姑奶nai头上,从前见了面你可是一口一个亲奶奶活祖宗,今儿可好了,领了人二话不说说搜就搜,我倒要问问,你是奉了哪门子的旨意,敢来搜我们郡主的院子?是皇上御笔圣裁,还是太后娘娘懿旨?曹公公且说明白,奴婢也好禀告郡主按仪归接旨。” 那曹得意三十出头,青白面皮,虽被半夏骂了个狗血淋头,却仍弓着身子,堆着笑,尖细的音调将每一个字都扯起来说话,“半夏姑娘这事哪儿的话,奴婢自泥地里长起来的破落东西,怎敢跟姑娘争高低,不过今儿是贵妃娘娘旨意,也非独独搜郡主的屋子,那西边儿的延福宫,您听,几位贵人主子可都还哭着呢----”他挽个兰花指向西一指,眼珠儿再这么一转,倒有几分唱大戏的模样腔调,“姑娘且将这御赐之物收好罢,万一冲撞了,可真真不好交代!这宫里的事情,可大可小,耽误了奴婢们办差不要紧,耽误了郡主休息奴婢们这罪过可就大了!----哎哟!我的亲祖奶奶,这怎么还敢打人呢!”那浮沉子一甩,兰花指一捏,天大的委屈,要找青天大老爷伸冤,“你----你----你好大的胆子!” 半夏上前一步,嗤笑道“三文钱一两肉的贱命,还敢到主子门前说三道四,打的就是你!”抬手抚了抚玉如意,不屑道,“太祖御赐开国功臣之物,打你,是你三辈子修来的福气!” “好好好,你等着,你等着!”说话间曹得意捂着额头,教身后几个小太监扶着,跌跌撞撞出了宫门,往喻贵妃的春和宫告状去了。 "/>
您现在的位置:久久小说下载网 > 美文同人 >乌夜啼(网络版)Txt电子书下载

乌夜啼(网络版)TXT下载

乌夜啼(网络版)
  • 书籍作者:兜兜麽
  • 书籍分类:美文同人
  • 书籍大小:0.32MB
  • 书籍字数:18万
  • 上传用户:兜兜麽
  • 书籍类型:txt电子书
  • 下载方式:全本免费
  • 写作进度:已完结
  • 更新时间:2019-05-25 02:48:21
  • 推荐信息:小说下载排行月榜
  • 快捷下载:不看简介直接下载
  • 内容简介

    晋江vip2015-03-10网络版完结,总书评数3583 当前被收藏数3492
    西厂提督陆焉,是地狱修罗,又是温柔如水,他一人有千面,肩上背负着无人可倾诉的隐秘。他一生机关算尽,却独独漏了景辞。她闯进来,他章法全乱……就是一块冰,遇见一个热烈如火厂花的故事!
    ps标签上我能挂个“甜宠”吗?真心觉得甜,甜到齁。
    第一昙花
    这是入秋的第一场雨,断断续续,总不肯给个痛快。碧溪阁中,桑落酒热一壶,袅袅酒香,勾起去岁春芳,故人未去之时热闹景象,对比此刻院中萧索,到令人生出些许戚戚然来。
    好在前院热闹,门口横一台云龙雕花红木桌,桌上一株半人高的血珊瑚,灯笼微光里璀璨夺目,半夏手里抱着只碧绿透亮的玉如意,亮出清清脆脆嗓子,一一骂回去,“你曹得意算个什么东西?下九流的出身,老子娘都不知道是谁的下贱种子,得了主子赏识,一召抖起来了,敢骑到姑奶nai头上,从前见了面你可是一口一个亲奶奶活祖宗,今儿可好了,领了人二话不说说搜就搜,我倒要问问,你是奉了哪门子的旨意,敢来搜我们郡主的院子?是皇上御笔圣裁,还是太后娘娘懿旨?曹公公且说明白,奴婢也好禀告郡主按仪归接旨。”
    那曹得意三十出头,青白面皮,虽被半夏骂了个狗血淋头,却仍弓着身子,堆着笑,尖细的音调将每一个字都扯起来说话,“半夏姑娘这事哪儿的话,奴婢自泥地里长起来的破落东西,怎敢跟姑娘争高低,不过今儿是贵妃娘娘旨意,也非独独搜郡主的屋子,那西边儿的延福宫,您听,几位贵人主子可都还哭着呢----”他挽个兰花指向西一指,眼珠儿再这么一转,倒有几分唱大戏的模样腔调,“姑娘且将这御赐之物收好罢,万一冲撞了,可真真不好交代!这宫里的事情,可大可小,耽误了奴婢们办差不要紧,耽误了郡主休息奴婢们这罪过可就大了!----哎哟!我的亲祖奶奶,这怎么还敢打人呢!”那浮沉子一甩,兰花指一捏,天大的委屈,要找青天大老爷伸冤,“你----你----你好大的胆子!”
    半夏上前一步,嗤笑道“三文钱一两肉的贱命,还敢到主子门前说三道四,打的就是你!”抬手抚了抚玉如意,不屑道,“太祖御赐开国功臣之物,打你,是你三辈子修来的福气!”
    “好好好,你等着,你等着!”说话间曹得意捂着额头,教身后几个小太监扶着,跌跌撞撞出了宫门,往喻贵妃的春和宫告状去了。

    +++本文作者兜兜麽的其它电子书下载+++